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图片新闻
办案手记
作者:李新荣  发布时间:2018-07-04 15:43:05 打印 字号: | |

这是已经很少很少发生的案件---婚姻自主权纠纷,平生第一次审理这类案件。

原告4岁时,母亲去世,父亲再婚,原告从此在位于河南的外公家生活上学,高中时,回华阴和父亲、继母共同生活,后在湖北上大学,毕业后在上海工作。自由恋爱准备结婚时,父亲拒绝提供户籍本,致使原告无法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原告及其男友父母通过村组、亲朋给做工作均未果,原告起诉要求父亲和继母给付户籍本办理结婚登记用。

这是典型的婚姻家庭案件,法律规定很清楚,但婚姻家庭纠纷特有的伦理道德、社会风俗属性,使得这类案件远不是一判了之那么简单,必须给当事人多做调解工作,进行必要的说服教育,从而达到公平正义的法律效果和实际生活中亲情修复的社会效果。

原告在上海工作,被告甲(原告之父)在贵州打工,被告乙(原告继母)在华阴生活。原被告身处“两岸三地”,调解谈何容易,只好先通过通讯工具远程办案。电话打给被告甲,被告甲怨气冲天,埋怨女儿眼中没有父亲,结婚大事事前也不告知一下,扬言没有这个女儿,户籍本坚决不给,反正是输官司,自己也不可能回来应诉,法院爱怎么判就怎么判。被告乙到庭后,自称作为继母尽到了养育责任,但原告没有感恩之心,是原告父亲不给户口本,这事与己无关。而原告立案也是委托律师办理,本人没有来法庭,在电话中,原告表示对被告的行为极为气愤和不理解,宁愿没有这样的父亲,每次通话原告都泣不成声。原被告的反应都在意料之中。必须化解原被告的家庭矛盾,功夫下在案外。电话继续沟通再沟通,到被告村里通过亲属反复做工作,通过与被告相识的人民陪审员做工作等等,由于是原被告不见面调解,艰难费劲可想而知,原告几近放弃调解的想法了,原告代理人也催促法官尽快开庭判决,不用给被告再做思想工作了。不能放弃,婚姻家庭纠纷不是冷冰冰的法条就可以完全解决的,修复原被告之间濒于破裂的关系,挽回父女亲情,促进家庭和睦是本案终极目的,小小户籍本只是矛盾的外在表现,只要终极目的达到,一切迎刃而解。

信心百倍的继续投入调解工作。心理分析、亲情感化,各种调解方式不一而足,从婚姻自由到公序良俗,从血浓于水打断骨头连着筋到父母子女家庭成员的责任义务,旁征博引、苦口婆心,具体细节已不足道矣。调解一波三折,几度峰回路转,双方心结解开了,误解终于消除,约定半月以后来法庭撤诉,被告同时向原告交付户籍本。案件将以喜剧的方式结束,终于可以露出传说中的当事人撤诉后法官轻松的微笑了。

约定的时间到了,原告也提交了撤诉申请,但是却不要求被告给付户口本了,因为原告和对象已经吹了,吹了???剧情急剧反转,令人错愕不已。案件还是以原告撤诉审结,结果却出人意料之外。吹了就吹了,也别责怪孩子了,天下父母都是为孩子好,以后有事多商量,孩子大了,做父母的以后也要尽可能尊重孩子的意愿,遇事不可强迫硬来。一番两边安抚,矛盾烟消云散。这急弯转的,完美。原被告盛情邀请聚餐,自然是婉言谢绝了。

望着一家人结伴离开法院的背影,回味着调解期间的千般滋味,反思案件审理过程,婚姻家庭案件离不开特定的时空和具体情感,如果时空转换,情感不再,是与非还那么明确吗?审理这类案件还是留有余地比较好吧。

来源:民事审判第一庭
责任编辑:雷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