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要闻
雷某某拒不执行判决罪一案 案例点评
作者:李少鹏 冉强  发布时间:2017-07-27 16:19:04 打印 字号: | |

       一、基本案情:丁某某与雷某某、钟某某、华阴市某局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8月14日作出(2014)华阴民初字第00194号民事判决,判处雷某某、钟某某支付丁某某房屋折价款25.3万元,雷某某、钟某某互负连带责任。雷某某不服该判决,上诉于陕西省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陕西省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12月12日作出(2014)渭中民一终字第00416号民事判决,判处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宣判后,雷某某、钟某某未履行判决所确定的给付义务,丁某某于2015年1月29日向本院申请执行,本院于2015年2月3日受理,并于当日向雷某某、钟某某送达了执行通知书、申报财产令等法律文书,要求雷某某、钟某某履行生效判决所确定的支付丁某某房屋折价款25.3万元及诉讼费等,并报告财产情况,雷某某、钟某某均未履行判决所确定的义务亦未报告财产情况。2016年2月3日,本院执行工作局将雷某某传唤至法院后,雷某某支付了案款2万元。后经本院调查发现,被告人雷某某于2016年1月15日将其所有的位于华阴市老城街45号的商住房以307万元的价格出售给梁某,被告人雷某某获得售房款后,将款项全部用于清偿本人的其他债务。

       二、简要点评:

       1、近年来,法院执行工作坚持“一性两化”的总体思路,不断加强执行工作的强制性、规范化和信息化,为从根本上解决执行难问题打开了新局面 ,其中打击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是进一步加强执行工作强制性的一个重要抓手。随着执行工作的持续发展和不断深入,被执行人抗拒、逃避执行现象多发,“执行难”问题突出的背景下,人民法院依法启动刑事追责程序,对于依法实现判决、裁定确定的权利义务关系,维护司法秩序、增强司法权威,提高司法公信力,无疑具有重要的导向作用。

        2、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拒不执行的对象: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拒不执行的对象是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解释的规定,本条规定的“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是指人民法院依法作出的具有执行内容并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人民法院为依法执行支付令、生效的调解书、仲裁裁决、公证债权文书所作的裁定属于本条规定的裁定 。人民法院的判决是人民法院经过审理就案件的实体问题作出的决定;裁定是人民法院在诉讼或者判决执行过程中,对诉讼程序和部分实体问题所作的决定。对于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裁定确定的执行内容,有关当事人应当按照要求及时履行。所谓生效判决、裁定,包括已经超过法定上诉、抗诉期限而没有上诉、抗诉的判决、裁定以及人民法院终审的判决、裁定等。没有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因为不具备依法执行的条件,自然不会出现拒不执行的问题。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实践中作为本罪拒不执行对象的判决和裁定,主要是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所作的判决和裁定。但从法律规定上讲,刑事案件、行政案件的判决和裁定也属于本条规定的 “判决、裁定”。

        3、认定拒不执行判决、裁定行为的起算时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2016年12月28日发布的“毛建文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裁判要点中说明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时间从判决、裁定发生法律效力时起算。具有执行内容的判决、裁定发生法律效力后,负有执行义务的人有隐藏、转移、故意毁损财产等拒不执行行为,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情节严重的,应当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定罪处罚。

       4、符合 “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情形的具体表现有哪些:《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解释》第三条规定的“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情形”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15年7月6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657次会议通过),解释列举了三类八项情形可以构成拒执罪。第一类为“经采取罚款、拘留等强制措施后仍拒不执行的”情形,比如具有拒绝报告或者虚假报告财产情况、违反限制高消费及有关消费令等拒执行为,被采取民事强制措施后仍拒不执行的,应属情 节严重情形;第二类为“致使人民法院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或者致使执行工作无法进行的”情形 ,比如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执行人员进入执行现场或者聚众哄闹、冲击执行现场,对执行人员进行侮辱、围攻、扣押、殴打等致使执行工作无法进行的行为。这些行为多是“发生在法官眼皮底下 ”的拒执行为,且具有一定的暴力性,极大侵害了司法公信力,阻碍了人民法院的执行工作,应严厉打击;第三类是致使债权人遭受重大损失的情形。

       5、本案被告人雷某某行为的认定:根据本案中雷某某的具体行为,对其作出刑事处罚的依据应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解释》第三条第(一)项中:“被执行人转移财产,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情形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 对该行为认定的理论依据为: 2015年2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五起打击拒不执行涉民生案件典型案例之四 曾木生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中,被执行人为逃避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千方百计转移、隐匿财产,其中常见的手法是将名下车辆、房产等予以变卖、处置。本案中,被执行人曾木生在判决生效后,故意将其名下的车辆予以变卖,将经营的个体户予以注销,显然属于有能力履行义务而拒不执行,已涉嫌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2015年12月04日,最高人民法院于公布的“用公开促公正,建设核心价值”主题教育活动拒不执行生效判决、裁定典型案例中王翼军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中,王翼军作为辽宁同创房屋开发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完全有能力执行生效法律文书给付购房款。但执行中其在明知判决归还他人钱款且多次收到执行通知书的情况下,不仅拒绝、阻碍执行,甚至将财产变卖、将所得款项用于支付他人,直接造成判决无法执行的后果。

      6、上述案例是华阴市人民法院迄今第一起因拒不执行判决被提起公诉、判处刑罚的刑事案件,其重大启示在于:对雷某某给予刑事处罚,除了是对法律权威的敬畏,也是正告那些心存侥幸的被执行人应当加强法律学习,知法守法,增强法治意识,讲诚信,走正道,积极履行法律义务,切不可铤而走险,以身试法,对抗执行,否则必将受到严厉的刑罚制裁,付出更大的人身和财产代价,得不偿失。

来源:华阴法院刑庭
责任编辑:雷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