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抽丝剥茧”析关系 “解剖麻雀”抓实质
一起扑朔迷离的民事案件法律关系定性
作者:王坤  发布时间:2017-04-25 13:18:32 打印 字号: | |
  [案情]

  被告耿某系陕西旭丰木业有限公司员工,曾受公司领导指派联系了原告秦某为其公司进行供煤,陕西旭丰木业有限公司通过被告耿某曾给原告秦某付款2万元煤款。2014年6月,原告秦某让被告耿某用其供煤手续与陕西旭丰木业有限公司结算,被告耿某以陕西旭丰木业有限公司的板材抵扣原告秦某煤款148208元(耿某某另同陕西旭丰木业有限公司建立了板材买卖的法律关系,此煤款已从其应付板材款中扣减,已经人民法院另案处理),又将其6万元供煤票据抵给了陕西旭丰木业有限公司木材供应商折抵了板材原材料,共计结算了原告秦某煤款208208元。后原被告于2015年5月21日形成20万元欠条一张。

[分歧]

  第一种观点认为原告秦某和被告耿某因为陕西旭丰木业有限公司供煤而关系较熟,在结算煤款时让被告耿某代其和陕西旭丰木业有限公司进行结算,故双方当事人之间构成委托代理的法律关系,被告耿某未将结算煤款或折抵财物给付原告秦某而打欠条后归己使用,应构成侵权之债,进而应偿还欠款。

  第二种观点认为本案应构成民间借贷的法律关系,因为被告耿某系陕西旭丰木业有限公司员工,其用原告秦某供煤手续和单位进行结算,系履行工作职责,但在结算后应将煤款或折抵财物及时给付原告秦某,却以个人名义给原告秦某打了欠条,应视为民间借贷。

  第三种观点认为本案主要法律关系应为债务转移。前两种观点分别注重了原被告的前期和后期法律关系,却忽视了被告耿某和陕西旭丰木业有限公司之间的另种法律关系即板材买卖法律关系,进而对本案的主要法律关系进行了错误分析。

[评析]

  本案来源于真实案件,其观点意见系案件经过一审、二审和重审而产生的,处理结果虽然大同小异,但判决被告耿某还款的法律依据却是截然不同,其原因便是法律关系的案件定性不同。笔者作为本案的主办法官,坚持采用了第三种观点,将本案按照债务转移的法律关系进行了定性处理,其原因如下:

  一、原告秦某和陕西旭丰木业有限公司之间应构成煤炭买卖法律关系。

  原告秦某经被告耿某联系介绍为陕西旭丰木业有限公司进行供煤,虽然没有签订书面合同,但形成了事实供煤关系,而被告耿某在此法律关系中仅因系陕西旭丰木业有限公司员工,受公司领导指派起到联系或介绍的作用。按照此法律关系,陕西旭丰木业有限公司才是偿还煤款的责任人。

  二、原告秦某和被告耿某之间因煤款结算形成准委托法律关系。

  本案中,原告秦某陈述称自己因为被告耿某系陕西旭丰木业有限公司员工,和其公司领导关系熟而委托其代为结算煤款;而被告耿某陈述称自己工作职责因为工作职责原因才同意用原告秦某供煤手续与陕西旭丰木业有限公司进行结算;陕西旭丰木业有限公司称其公司交易习惯为“只认票据不认人”,即谁拿供煤手续来结算都行。由于原被告在煤款结算中没有书面证据证明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委托关系,故无法确认委托代理法律关系的形成,但无论被告耿某是出于工作职责还是实际接受了原告秦某委托,其用原告秦某供煤手续与陕西旭丰木业有限公司结算的行为形成了事实,可以比照委托代理的法律关系进行分析确认。

  三、被告耿某和陕西旭丰木业有限公司之间具有板材买卖法律关系。

  被告耿某虽系陕西旭丰木业有限公司员工,其从事的主要是公司保卫工作,其离职的时间无法查明,但其和陕西旭丰木业有限公司还有一层法律关系即签订了板材买卖协议,建立了板材买卖法律关系,其拖欠陕西旭丰木业有限公司的板材款项已经人民法院另案判决,其中包括用原告秦某的供煤手续获得板材及原材料,以原告秦某煤款抵了自己的板材款。从此看出,被告耿某为原告秦某和陕西旭丰木业有限公司的煤款结算并非单纯的现金或有价证卷,故本案不可能构成民间借贷的法律关系。

  四、本案原被告及陕西旭丰木业有限公司三者之间因板材买卖和欠条行为构成和实现了债务转移的法律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四条规定,“债务人将合同的义务全部或者部分转移给第三人的,应当经债权人同意”,此条规定了关于合同债权债务转移中的债务转移种类。理论上,债权债务转移分为债权让与、债务承担和债权债务概括转移三种,其中债务承担就是债务转移,这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由的确定相关规定中就有债务转移的案由种类。由此可以看出,债务转移是指债务人通过第三人订立债务承担合同,将债务的全部或者部分转移给第三人的行为。其成立条件为:1、债权人同意或默认;2、债务人和第三人通过另外合同的方式将其原合同义务转移给第三人;3、债务人原合同义务免除或部分免除;4、第三人成为新的债务人,承担原债务人转移的合同义务,债权人须向第三人主张债权。

  本案中,原告秦某即为煤炭买卖的债权人,陕西旭丰木业有限公司即为煤炭买卖的债务人,被告耿某即为第三人,债务转移的桥梁即为板材买卖协议,欠条行为表明了债权人原告秦某的追认意愿和第三人被告耿某的债务承担,故原被告之间实质的法律关系应为债务转移的法律关系。
来源:华阴法院审监庭
责任编辑:雷珍